一座合肥城,半部三国史

2018-04-23 13:07 来源:合肥晚报

合,肥之城,因水而生,也因水而盛。江,淮之间,合,肥成为沟通南北之交通中枢,地理位置举足轻重。

两汉之际,国家一统,加之江南尚未开发,因此合,肥尚寂寂无闻。正是汉末三国的开启,才让合,肥明显于世。

合,肥在东汉属九江郡,九江郡治所初在长 之滨的历阳(今安徽和县),袁术据淮南后迁至寿春(今安徽寿县)。袁术败后,江,淮之地久历战火、残破不堪、治安混乱。而孙策坐定江东后,又几欲北出江,淮,这让曹操甚为头疼。

彼时,曹操在官渡与袁绍对峙,无暇顾及他处,但曹操对江,淮的防。御早有布局,委派沛国相县(今安徽濉溪)人刘馥担任扬州刺史,稳定淮南局面,防。御孙策北上。

刘馥就任后第一个策略,就是将治所迁至合,肥,推行了一系列政策,怀柔割据江,淮的地方武装,使其纳贡,安置因战乱流离的难民,合,肥开始有了气象。刘馥于是开办学校、兴修水利、发展农业。“兴治芍陂及茹陂、七门、吴塘诸堨以溉稻田,官民有畜。”合,肥很快安定了下来。

在城市建设方面,刘馥眼光也比较长远,他预估到合,肥迟早会有战事,便将城墙堡垒加高,储备了很多滚木礌石,编做了草苫数千万枚,贮藏了鱼膏数千斛,以备战时之需。

建安十三年,曹操南下,与孙,权会猎于赤壁,刘馥也在同年病卒。但刘馥经营的合,肥,已经大有成果。就在曹操赤壁战败北返不久,挟战胜之威的孙,权急于建功,亲自率领十万之众围攻合,肥城。当时正值雨季,对守城十分不利,土垒的城墙有坍塌之险。好在刘馥生前早有备案,准备了草席覆盖在城头,避免了城墙长期浸泡在雨水中。之前提到的鱼膏也发挥了作用,夜晚用它做燃料点灯,将城外敌军的布防和行为照得清清楚楚。孙,权围城百余日,没捞到任何好处,只得草草退军。

由此开始,江,淮之间成为曹魏与东。吴之间的交火地带,合,肥之战略地位尤为凸显。曹操感到沿江防。御对己方非常不利,遂决定战略收缩,将徐州、扬州江北一带军民内迁,城池废弃,形成一个纵深数百里的无人地带,以至于“江西遂虚,合,肥以南惟有皖城”。如此绵长的无人区使得江东孙氏政权渡江抢占北岸成了无用功,唯一的方案只有以战船沿濡须北上,在巢,湖登陆,攻克合,肥,才能徐图北进。合,肥,成为魏吴之间数十年缠斗不宁的堡垒。

合,肥先后有两座城,旧,城即刘馥所建设,也即如今合,肥市中心区域。合,肥旧,城以建安二十年(公。元215年)的逍遥津之战最为著名,当时曹操西征汉中张鲁,孙,权趁虚再起十万之众围合,肥,曹操麾下大将张辽、李典仅率勇士八百人,于次日天尚未亮之际,由合,肥城中突然杀出,孙,权军队措手不及,被杀得一片混乱,四面溃散。吴军士气大挫,围城十余日不能破,只能退走。趁吴军撤退之时,张辽于逍遥津再度突袭孙,权,吴将甘宁、吕蒙等奋力拼杀,保孙,权退至逍遥津桥,而桥面已被拆除。紧急关头,部将谷利在孙,权马后一鞭,让孙,权跃马飞过,得以逃脱。

此后一年,即建安二十一年(公。元216年),收复汉中的曹操统领水陆大军来到合,肥,对孙,权进行报复式军事攻击,双方水军会战于濡须口,不分胜负。后来瘟疫盛行,曹操留下一句“生子当如孙仲谋”,北返而去。

三国相继称帝后,江,淮之间战事再起,尤其是公。元229年孙,权武昌称帝,为了换取蜀汉政权的认可,承诺配合诸,葛亮的北伐,重启对魏。国的入侵。魏帝曹叡调任有丰富防。御经验的满宠都督扬州军事。合,肥又迎来一位牛人。

满宠在三国可称为守城之神,此前辉煌的战绩是协助曹仁固守樊城,战胜关羽。在淮南驻防几年后,满宠于青龙元年(公。元233年)向魏帝上书,提议在合,肥旧,城以西三十里修筑一座新城。理由是,旧,城离巢,湖太近,而离寿春太远。东。吴的优势是水军,旧,城对敌军得地利之便。而新城的选址地势较高,远离巢,湖,东。吴进犯必须先登陆再长距离步行,此时就可以依据险要给予迎头痛击。

这是关乎对吴防。御的重要决策,魏明帝曹叡最终支持了满宠的意见,合,肥新城拔地而起。

合,肥新城刚刚兴建,便付诸战略实践。孙,权于当年便提兵进犯,但当战舰抵达巢,湖后,孙,权得知满宠已屯兵远离水路的新城,不知虚实,在船上待了二十天不敢登陆,最终撤还。

次年,为配合诸,葛亮第五次北伐,孙,权也发起第四次合,肥之战,亲率十万之众进入巢,湖。此战孙,权再度大败。

四攻合,肥而不克,给江东雄主孙,权以极大的挫败感,合,肥作为防。御在魏吴边境的桥头堡屹立不倒,使得三国期间虽然战火不断,但魏吴两国的边境线始终没有什么变化。

孙,权死后,吴国当政的是太傅诸,葛恪,他是叔父诸,葛亮北伐志向忠实的追随者,他掌权不久,便于建兴二年(公。元253年)春迫不及待地出师北伐,依然取道濡须-巢,湖-合,肥这一路。

依旧在合,肥,诸,葛恪被一个叫张特的牙门将所阻。张特守城有方,而且用缓兵之计诓骗诸,葛恪,说魏。国法令规定,被围百日援兵不至而投降,家眷不受连坐之罪。诸,葛恪信而缓攻,张特却利用这一战略时机修补城墙,增强防。御,气得诸,葛恪咬牙切齿。

诸,葛恪围攻合,肥新城数月而不能克,士兵患疾过半,死伤惨重,加上魏。国援兵将至,诸,葛恪只得撤兵南归。

合,肥在三国中的最后一战发生在吴宝鼎三年(公。元268年),当时即位不久的吴主孙皓为了树立自己在国中的威望,以三路大军出击已取代魏。国的晋国,其中右大司马丁奉、右将军诸,葛靓一路进攻合,肥,被晋武帝之叔司马骏所败,孙皓的军事行动最终雷声大、雨点小。

公。元280年,与合,肥死磕八十年的孙吴政权终被晋所灭,三国至此落幕。合,肥的守城史,就是半部三国史。

关于我们|广告服务|人才招聘|联系我们|免责声明

Copyright 2016 365wc.net 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