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反赌力度手腕均超以往 中国足坛不受困"证听说"

来源:腾讯新闻 作者: 编辑:腾讯新闻 2019-04-09 17:25:56
时刻新闻
—分享—

2001年,新华社体育记者杨明开始调查中国足坛黑哨事件,当时,广州吉利俱乐部和杭州绿城俱乐部相继“揭黑”,浙江体育局和绿城俱乐部随后公布一封裁判的匿名忏悔信,并表示该裁判退还了杭州主场“好处费”4万元,而这封匿名信成为2001年年底和2002年年初中国足坛打假史上最勿庸置疑的证据——从那以后,无论什么样的“证据”,都没有让中国足球和司法界产生如此大的共鸣,而直到今年春天,公安部门的强势介入,才让2001年那次足球圈内的“扫黑”又浮现在人们的记忆当中。

那次历经半年的扫黑,最终以裁判龚建平因“受贿罪”,被北京市宣武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0年而告终。杨明回忆起8年前的那次扫黑采访,第一个反应是“结果令人寒心。”

“当时的客观因素和社会大环境,对于扫黑(主要是打击黑哨)并不是很理想。我们在采访过程中收集到了一些证据,但是这些证据最后没有派上用场。”杨明说,“一方面原因是2002年中国足球第一次进入世界杯决赛圈,大家都认为这是中国足球历史上的最大胜利,整个舆论气氛是喜庆的,而且当时伊朗还向国际足联反映中国足球有黑哨问题,要顶替中国进世界杯,所以没有人再使劲揪着‘黑哨’这件事不放,毕竟中国足球的形象在那时非常重要。”

另一个没有让“黑哨”大面积暴露的原因,是中国足协在那个时期的暧昧态度。“好像是揭锅以后又把盖子盖上了,大家都奇怪最后怎么只有一个裁判获刑。”杨明说,“实际上,中国足协当时给一些裁判留了后路,下了个通知说,只要有问题的裁判向中国足协交待清楚自己的问题,就可以‘不获罪’了,这个通知也引起了很大争议。”

事实上,北京市宣武区人民检察院能在2002年4月以涉嫌“企业人员受贿罪”批捕龚建平,已经是“迈出了一大步”。

“当时足球裁判受贿,在法律上如何定义,是一个盲区,足球裁判只归足协管,我们没有针对这方面问题的适用法律。”杨明说,“采访过程中司法界也在讨论‘能不能判裁判’、‘怎么判裁判’的问题,最后是出了一个司法解释才解决了问题。”

据法学专家介绍,“司法解释”只适用于某一特定案件,并不具有普遍约束力,“龚建平受贿案”的司法解释把足球裁判归纳为国家公职人员,因此才给出10年刑期的判罚。

“无论是当时的法律困境,还是社会足球环境,现在已经完全不存在障碍了,所以我相信,这次最终的结果也不再会是虎头蛇尾。”杨明说,“首先,‘抓赌’的力度远远大于抓‘黑哨’,这方面我们有足够的法律保障,其次,这次是从上到下的一次大动作,虽然难度不小,但不会像上次‘扫黑’时主要是媒体在监督。”

踢假球等同“非法赌博”

“目前有了一个好的开端,希望能有一个好的结果。”2001年担任浙江省体育局局长的陈培德对杨明的说法表示赞同,“社会的舆论背景,是‘抓赌扫黑’能不能持续下去的重要原因,现在国家高层领导人指示要净化足坛环境,这就够了,中国足协也发了声明表示支持。我跟别人说过,就算这次联赛办不下去了,也不能手软,这已经不是足球的问题,是违法乱纪的问题。”

在记者采访过程中,大部分足球圈边缘人士都对这次抓赌风暴寄予了很高的期望。

“这些年,中国足球无论是联赛还是国家队的比赛都越来越难看,我认为这与赌博公司的祸害关系很大。”曾在中体产业相关部门与中国足球多次合作过的王奇说,“如果这次不趁势把这里面涉及赌球的都抓了,中国足球早晚会和马来西亚足球一样黑暗,不管是对赌博集团,还是教练球员,甚至是足协官员,只要有证据,就不能手软。”

在王奇看来,赌球所造成的假球危害性,远非通常大家所不耻的“默契球”所能比拟。

“九运会足球小组赛时,越秀山体育场有球迷就打出一个横幅,上面写着‘山东辽宁是一家,二比二平进前八’,这应该是双方算小分力保出线的一种稳妥做法,我觉得在性质上和牵扯到经济利益的‘假球’还有着本质区别,虽然有危害,但是危害程度没那么大,‘默契球’和‘假球’,还是应该有区别的。”王奇说,“据我所知,在中超底下的联赛里,经常有赌博集团一做就做好几场球,都是相互勾着的,很少有人单做一场,这就是假球,是用钱买出来的球。赌博集团是非常厉害的,足球界的人根本控制不了,所以司法介入肯定会大快人心。”

王奇甚至用“蒋经国打老虎”来表达对这次公安部门强势介入足球圈并且追查到底的希望。

1948年蒋经国在上海打击经济犯罪,夸下“只打老虎,不拍苍蝇”的海口,但打到孔祥熙之子孔令侃的公司时,因宋美龄之故而不了了之,“物价管制”也因此失败。

“现在的足球圈和那时的情况一样,官商勾结,赌博公司一定是和中国足协中的某些人有关系的。”王奇说,“在中国足球这个圈子里,打苍蝇不起作用,我希望不管多大的官,只要这次发现他触犯法律了,就严惩不怠。”

有趣的是,原中国足协联赛部主任郎效农也有关于打“苍蝇”的表态:“有苍蝇飞进来,消灭它就是了。”

当初因为“证据说”而被球迷诟病的郎效农说,他在自己的博客里表达的观点是,赌球集团只有可能操纵个别比赛的结果,对于中超联赛的危害性并不如一些媒体渲染得那么恐怖。

“有一些说法是危言耸听,至少中超绝大部分比赛还是可以相信的。”郎效农说,“我绝不是要袒护什么,以前中国足协只是行业行政管理部门,没有足够的能力和手段来获取证据,现在司法介入,打假球可以被归结为非法赌博了,那大家可以等着看最后的结果。”

本文引用自:澳门网上博彩 | http://www.ehmpi.com/

阅读下一篇

返回首页返回考研频道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