男子求婚不成杀女友全家致五死二伤(图)

来源:百度新闻责任编辑:
2019-04-10 18:01:47

一男孩从凶案现场逃脱求助

11月16日,记者来到了案发地——环江毛南族自治县洛阳镇雅脉村。被害人刘某的家在一个僻静的山坳里。这座孤零零的砖瓦房门前,还挂着数十件衣服。两只狗趴在房门前,还在为主人守护着家。房门已经被警方贴上封条,从窗外往房内看去,可以看到衣物和被单散乱在地上,上面还有血迹。

当地村民说,石顺兵和刘某交往已经有一年多,好像平时感情还不错。只是事发前一段时间,听说刘某的家里人反对两人的婚事,两人才闹僵了。

记者找到第一个报案的当地村民韦丽沙,她回忆说:11月15日凌晨2时许,她与孩子已经熟睡。突然,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将她惊醒。由于丈夫不在家,她不敢贸然开门。这时,门外传来一个稚嫩的男孩一声声微弱的呼救声,她赶紧开了门。

一个满身血污的十几岁男孩(死者刘某的堂弟)艰难地对她说:“玉合(石顺兵为当地玉合村人)砍我全家,快点救我公。”韦丽沙吓得六神无主,随后敲开邻居的门,并拨打了110报警电话。

40分钟后,洛阳派出所的民警赶到案发现场,看到刘某和她的父母以及三个小孩倒在血泊中,惨不忍睹,犯罪嫌疑人早已逃之夭夭。民警立即将案情上报。

武警战士回忆擒凶情形

案发后,警方成立“11·15”专案组,环江警方及河池市公安局刑侦支队、特警支队、交警支队以及武警共计400余名警力,投入案件的侦破工作。通过调查走访,警方确定与刘某有恋爱关系的石顺兵有重大作案嫌疑。

15日上午,警方调查得知,石顺兵曾经给他的弟弟发过短信,透露了逃跑的计划。警方通过技术侦察手段,推断石顺兵并没有跑远,很可能仍然躲藏在离家不远的方圆3平方公里、名为“大红山”的荒山上。专案组指挥部立即决定,安排警力进行拉网式搜山行动,追捕嫌疑人石顺兵。

当天,天空下着小雨,气温在10°C以下。大红山山高林密,杂草齐胸高,给抓捕工作带来了极大困难。

河池市武警支队战士丁磊、陆海龙、陈付海是一个三人搜索小组。丁磊说:“我们上山后不久就看到齐胸高的杂草丛里,有一道明显的人走过的痕迹。于是,我们悄悄靠过去。不过一会儿,果然在一处山崖下发现了嫌疑人石顺兵。”

据陆海龙说,石顺兵看到三个荷枪实弹的武警后,就蹲在草丛里,然后又站起来,像要伺机逃跑。三名武警战士将枪上膛,冲上去用枪指着石顺兵,大喝“不许动”。石顺兵只得束手就擒。

大开杀戒仅因求婚不成

石顺兵与刘某曾经是恋人关系,然而他为何对刘某一家下此毒手呢?由于案件正在侦查之中,记者无法与石顺兵面对面,但是通过有关办案民警的介绍得知,石顺兵杀人的原因,仅仅是因为刘某和家人拒绝了他与她结婚的要求。

据了解,石顺兵曾经与一名女子结婚,并育有三个男孩,然而2001年,妻子却莫名失踪。而刘某的丈夫在几年前因车祸死亡,她也独自抚养三个孩子。

两人认识后,于2008年开始交往,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程度。可是刘某外出打工一段时间返回后,刘某及家人对石顺兵的态度大为改变,她甚至还提出分手。为此,石顺兵没少与刘某一家吵架。

14日下午5时许,石顺兵提着一些肉菜来到刘某家里,叫刘某做饭。刘某拒绝,随后,两人又为结婚一事大吵了一架。晚饭过后,石顺兵与刘某一家7人(刘某及她的父母、三个孩子及刘某的一个堂弟)还在一起看电视,没有再争吵。晚上10时许,石顺兵在刘某家留宿,他与刘某及其父母每人分别与一个孩子同睡一张床。石顺兵与刘父睡一间房,刘某与母亲睡一间房。

据石顺兵供述,当天晚上他一直睡不着,对刘家拒绝他与刘某结婚的事情耿耿于怀。凌晨时分,他打着手电筒,在刘某家里找到一把砍刀,走进自己的卧室里,对刘父和房间里的两个孩子下了毒手。随后,石顺兵再到刘某所在的房间里,对屋内四人砍了下去……

凶手也毁了自己的家

在此次惨案中,刘某一家几乎惨遭灭门,逃脱魔爪的两个孩子身负重伤。而凶手石顺兵的3个孩子,最大的年仅13岁,最小的年仅10岁。这起惨案,造成了两个家庭的悲剧。

环江洛阳镇玉合村白圩屯是一个移民安置点。石顺兵的家,就是这个屯里一间不起眼的小砖房。1999年,石顺兵一家及二哥、小弟等家人从大化瑶族自治县来到这里生活。

石顺兵的二哥石顺鹏说,石顺兵作案前并没有任何异常反应,作案前后也没有回过家,家里人丝毫没想到他会去杀人。石顺鹏说:“我这个弟弟平时脾气有点大,喝了酒更是收不住。但是他从来不打孩子,只是孩子做错事的时候会骂上几句。”

见到石顺兵的三个孩子时,他们正围在火堆前烤火取暖。三个孩子衣着单薄,老二小华(化名)更是只穿着一件单衣,蹲在火堆旁啃着烤焦的玉米。

老大小强(化名)坐在火堆旁,为两个弟弟烤着玉米,一声不吭。记者靠着小强坐下,与他聊起天来。

从小强的言语中,记者感觉到他已经知道父亲的事。再问之下,小强含着泪水告诉记者,15日下午,武警战士押着石顺兵下山的时候,他就站在人群当中。

小强说,当时他好想冲上去抱着爸爸跟他说话,可是不敢。他好生爸爸的气,恨他去做犯法的事情,可是他又很想念爸爸。

据了解,石顺兵经常几个月不在家,小强又要干农活,又要照顾两个弟弟的生活。为此,学习成绩很好的小强今年已经辍学了。

记者递过采访本,让他写几句想对石顺兵说的话。思考片刻后,小强一边流着泪,一边写下:“爸爸,你去哪里?听几个叔叔说,我才知道你去干坏事。……爸爸,我感到非常的伤心。爸爸,你要是走了,我和两个弟弟不知道怎么生活了。爸爸,你快回来吧!”

善后工作正在进行

据了解,当天逃过魔爪的两个孩子,一个是刘某的女儿,一个是刘某的堂弟。这两个孩子目前仍在河池市金城江铁路医院救治。其中刘某的女儿已经脱离危险,而刘某的堂弟目前仍处于昏迷中。

11月16日上午,自治区副主席、公安厅厅长梁胜利赶往金城江铁路医院看望伤者,嘱咐医护人员一定要尽全力将孩子治好。案发后,当地政府立即表态,两名伤者的医疗费以及死者的丧葬费用将先由政府支出;今后孩子的生活问题将尽快提上讨论议程;有关部门还将有针对性地对孩子进行心理疏导,努力抚平孩子的心灵创伤。记者 卢冬琳 文/图

本文引用自:澳门线上娱乐 | http://www.sf9sf.com/

(三河资讯网:2019-04-10 18:01:47)

轻触这里,加载下一页